暖場頁面-小圖.jpg


梁躍軍 朱雀基金總經理

在管產品:朱雀企業優勝,朱雀恒心一年持有,朱雀匠心一年持有,朱雀產業智選混合,朱雀產業臻選混合,朱雀企業優選

 

我們并不急于擴大規模,堅持團隊建設要走在管理規模前面,管理規模的內生增長比外延擴張更有意義,因為這樣的規模增長更持久更健康。

 

對于“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問題,不能簡單歸結為投資者不成熟。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未來將主要發行有封閉期的產品。明年我們將發行首支三年持有期的公募產品。

 

投資要以我為主,我們不去追逐市場熱點。我們不搞明星基金經理制,通過各產業鏈小組構建朱雀基金研究的“七子”劍陣。把證券投資建立在產業發展的深厚土壤里,通過上市公司的業績增長來分享實體經濟的發展。

 

今年我們提出聚焦“雙碳”目標的投資策略,一方面“雙碳”是國家產業政策的關注重點,另一方面我們在“雙碳”相關領域耕耘已久,有比較深的研究積淀和產業資源。

 

 

黃振 朱雀基金副總經理、專戶投資部總經理

 

科技創新是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力,每一次科技創新都會帶來產業結構的變遷,最終反映到資本市場市值的變化。3060和科技創新里面的智能化以及商業航天,是我們接下來要重點關注的三個產業。

 

3060的五個投資機會,清潔能源、電網升級改造、儲能、氫能以及碳捕捉。即使到了今天,我們認為光伏已經發展的很快了,但是光伏的市場空間可能還具備6~7倍的增長空間。

 

科技創新的第一個方向是智能化。整個汽車智能化已經進入到了一個工程化的攻關的階段。一旦智能化產業邁過汽車這一復雜的門檻之后,未來想象空間將會非常巨大。汽車智能化只是開啟了整個智能化的一個起點,后續智能化真正的終端將是萬物智能。

 

商業航天已經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蘇的政治爭霸延伸到了今天市場化驅動的時代。類似于阿波羅計劃,中國的登月計劃也將為整個產業提供一個巨大的投資機會。

 

 

胡小駿 專戶投資部投資經理、先進制造一組(新能源新材料方向)組長

 

3060直接受益的就是光伏、儲能、氫能這三大領域。3060直接導致光伏的需求比之前我們最樂觀的預期可能還要大一倍以上。光伏從2018年開始已經上漲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我們認為后面可能整個板塊還是會分化。

 

明年可能有機會的細分領域,第一個就是卡脖子的環節。歷史上特別是新興行業,一旦出現供應卡脖子,這些領域往往就會誕生牛股。比如說2016年鋰的行情,去年的玻璃,還有最近的EVA粒子。明年我們認為整個光伏應該是需求快速釋放的一年,供給一旦跟不上,就容易出現卡脖子的現象。

 

第二個方向就是新技術路線變化帶來的投資機會。整個光伏行業每隔3-5年會經歷一次技術變革,我們判斷未來1-2年就是新技術路線性價比超過PERC的一個關鍵時間窗口,相應的上游一些設備、材料,這些供應鏈的環節,明年可能都會迎來一個爆發的元年。

 

我們判斷今明兩年應該是儲能爆發的元年,電化學儲能或是未來增長最快的技術路線,重點關注能夠解決安全性以及循環壽命具備優勢的公司。

 

在氫能這個領域,我們認為中上游氫氣制儲運環節會率先爆發。

 

 

黃昊 公募投資部基金經理、先進制造二組(汽車四化航空航天方向)組長

在管產品:朱雀恒心一年持有,朱雀企業優選

 

汽車是信息革命的最后一個大場景目標。電動化僅僅是一次動力系統的變革,仍然沒有改變汽車作為制造業的本身特征,自動駕駛從根基上顛覆了汽車工業原來的底層內核,從四個輪子上的沙發變成了四個輪子上的電腦,從制造業演變成了信息產業。

 

在商業模式上,也發生著類似于智能手機產業的重大變化。隨著未來自動駕駛能力的提升,車企的業務邊界將從汽車延伸到出行,實現無人駕駛出租車的商業化落地。網約車不需要司機之后,在空車率較低的情形下,毛利率能夠高達50%以上。

 

回顧電動車產業鏈,可以看到電子流過的環節,均成為了市場的選項。智能化趨勢下,我們要跟隨數據的流動,數據流過的各個環節,均將有機會受益于大賽道的崛起。

 

商業航天處于基礎設施建設階段,因此,產業鏈中的火箭、衛星環節都將首先受益。發展到中后期,在基礎設施建設逐步成熟以后,依托于低成本的空天數據資源、運輸服務,商業航天產業發展會上一個臺階。

 

 

張勁騏 專戶投資部投資經理、TMT研究組組長

 

投資的第一要義是時代,第二是時代,第三還是時代。TMT作為一個經典的成長性行業,從B端到C端,從軟件到制造,具有非常明顯的時代特征,景氣遠比便宜重要。朱雀TMT投資沿著四條主線進行布局。

 

移動互聯網內卷式的競爭標志著行業進入了黃昏,消費電子制造行業也同樣進入了黃昏期。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我們認為投資的方向是下一代移動終端,以及AIOT進入質變期之后,整體的行業可能會迎來新一輪的發展。

 

第二個大的背景,人口老齡化和內卷之下,我們認為主要有三條投資機會。第一是職業教育,第二是數字經濟的深化,主要是指產業互聯網。第三就是在強監管之下,大型科技公司可能迎來健康成長的機會。

 

第三個大的背景,就是在新型國際形勢之下,國家安全的要求。這里面會延伸出三個投資機會,第一是網絡安全,第二是半導體的國產化,第三是關鍵器件的國產化。未來可能產業鏈會從集中走向相對的分散化。

 

第四個大的時代背景就是3060。這將驅動先進能源電力電子應用高速增長,IGBTSiC國產化率必須提升。

 

 

王一昊 公募投資部基金經理

在管產品:朱雀產業智選

 

消費領域我們當下研究方向集中在品牌消費、物流供應鏈以及農林牧漁等領域。后期我們將繼續關注一直受益于CPI向上和消費復蘇的相關行業。

 

品牌消費我們看重的是龍頭公司在品牌產品、渠道構建堅實壁壘后的中長期成長空間。物流供應鏈我們看中的是10萬億級別的行業空間,以及高質量高效率現代物流資源的稀缺性。農林牧漁行業我們看重的是傳統行業深度變革過程中,科技賦能帶來的效率提升,以及農牧企業對鄉村振興的積極作用。

 

水產品符合消費升級以及減碳大趨勢,與農牧行業其他領域相比整條產業鏈的利潤分配也更為充裕,未來有望持續出現較好的投資機會,也是當下值得關注的產業鏈條。目前部分企業涉足在漁光一體項目,一方面在傳統養殖領域賦能,引領水產行業的新發展,另一方面,也是推動第二產業與第一產業的融合,高效利用農牧行業場景空間來解決雙碳問題。

 

 

周鳴杰 醫藥生物研究組組長

 

各個國家對原研藥物的定價與人均衛生總費用高度相關。長周期來看,國內原研藥物的定價還是會遠遠低于美國的價格,國內me-too藥物的定價比first in class的定價更低,醫保內產品在國內銷售天花板并不高,醫保內產品必須國際化,非醫保產品消費品化才能打開天花板。

 

國內制藥企業的國際化的路徑,我們覺得核心還是在于產品要有足夠的創新性。醫療器械跟制藥很大的不同,在于它的創新更多的是迭代式的微創新,而不是像制藥一樣呈現出一種顛覆式創新的方式。

 

對于非醫保產品來說,我們認為長期的方向應該是把它做成類消費品的產品。比如傳統中成藥領域,挖掘空間越來越有限,后續就要在更加創新的領域去尋找一些消費品化的機會。

 

 

柳雯青 公募投資部固收投資總監

在管產品:朱雀安鑫回報

 

展望明年,我們認為市場將面臨兩個重要問題,一個是如何破局房地產下行帶來的經濟壓力,另一個就是面對能源轉型過程中的滯脹問題。

 

寬信用的抓手主要在保障性住房建設以及新基建,但由于新基建有一些是不計入傳統基建的,所以可能看不到基建投資的大幅提升,更多體現在制造業投資增速中。對于通脹擔憂,一方面市場對明年通脹已有了充分預期,另一方面,明年影響通脹超預期的因素越來越少,因此美聯儲加息相機抉擇的可能性更大。政策更多是采用結構性工具來實現寬信用。

 

對于債券市場來說,貨幣政策呈現出明顯的總量穩定、結構發力的特征,因此債券預計還是會保持窄幅震蕩的格局。

 

債券策略方面,明年我們將重點關注票息和息差配置策略,規避信用風險,但需要關注地方債發行節奏以及寬信用超預期的沖擊。

 

 

章曉玨 專戶投資部投資經理、量化組組長

 

今年,我們的量化CTA策略做了三大優化:

 

第一,在因子構造層面引入了分鐘級別的滬深港通數據,是對原有實盤因子庫的一個有效補充。

 

第二,在機器學習層面引入了LSTM模型,視野更為寬廣,更能避免過度擬合,解決了梯度衰減的問題,從而可以捕獲更早時點的市場特征。

 

第三,我們把策略從時間序列維度拓寬到了橫截面維度。我們在原有的時間序列策略外,開發了全新的商品截面策略,多空持倉更為均衡,在極端行情下表現更為穩健,也能起到分散化作用。

 

量化并不會擾亂市場。量化選股和主動投資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希望找到基本面優質的公司,并把錢投向這些公司。只是在價值發現的過程中,量化模型會更頻繁地尋找市場中的價值洼地,不斷對自身交易進行糾錯,因此導致量化的交易頻率會高于主動。實際上,因為量化策略整體是收斂和理性的,因此在大部分情況下量化交易平抑了市場波動,并提高了市場的有效性。

 

9月以來量化產品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回撤,指增產品的回撤一方面是受500指數beta的拖累,另一方面是由于近期市場風格快速切換,同時指增產品賴以獲取收益的盈利、成長等因子發生反向,給超額收益帶來壓力。

 

就量化CTA策略而言,市場低波動的震蕩格局對股指策略較為不利,預計當指數的波動率恢復時,策略也將恢復其凈值彈性。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